水谷幸也【品读唐宋八大家】之《江雪》-天南海北胡侃侃

水谷幸也?.?~?..?
江雪
柳宗元
千山鸟飞绝
万径人踪灭
孤舟蓑笠翁
独钓寒江雪

大热天的,品读古诗,聊以自慰,是一件极好的事情,如果要选一首感觉最为寒冷的诗歌,那么柳宗元这一首《江雪》,倒是合适。
小时候记得学这一首诗的时候,心情是雀跃的,因为这首诗通俗易懂,而且非常好背,背完全诗默写过关然后拉到。
前些天,翻开全唐诗,偶见此诗,心中无限悲怆,因为当我职场打拼数年之后,再读此诗,不禁为当年背诗之唐突而心存愧疚。


不吹不黑,《江雪》实为全唐第一惨诗,它深切地告诉我们,一个人政治上站错队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。
贬谪,是文人的家常便饭,在唐宋八大家中,至始至终没有被贬谪的唯有曾巩一人,韩愈因为触犯权贵被贬,苏轼因为反对变法被贬,欧阳修因为“桃色事件”被贬。他虽说被贬谪,但是谁都知道,重回中央是迟早的事情。
但是柳宗元的被贬,最惨的一种,他,得罪了皇帝唐宪宗。而且他这一番得罪皇帝,十分严重,因为唐宪宗在即位的时候,他是投了反对票的。
换言之,要是柳宗元成功了,就没有唐宪宗了。那么唐宪宗即位之后,就肯定没有柳宗元了。
于是,柳宗元走上了一条永远回不来的贬谪之路。那一年,他才三十出头。


千山鸟飞绝,鸟都去哪里了?不是去温暖的南方过冬,而是都被捕杀成为了猎人的牺牲品。
王叔文,被赐自尽。
王伾,死在风雪交加的路上。
......
万径人踪灭,人都去哪里了?不是回到温暖的家中避寒,而是冒着风雪走在一条注定回不了头的路上
韦执谊、韩泰、陈谏﹑刘禹锡﹑韩晔﹑凌准﹑程异
这些都是柳宗元的战友们,大多才三十出头,一些天人永隔,一些永不得见。
试问,还有比这更惨的贬谪,还有比这更冷的境遇么?


那样的江山,那样的朝廷,那样的官场,柳宗元一人,又能奈何?
我掩卷沉思,柳宗元身处孤舟,独钓江雪,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?
这样的心情,应该是空白,比如说家中至亲去世,你第一反应不是嚎哭,而是呆立当场,不知所云。
相信柳宗元也是这个状态,他到达了他的宿命之地永州,穷山恶水,前途完结,第一反应应该是空白,就如同独钓寒江雪的老翁,他在钓什么?不知道。我到底该怎么办,不知道。
这才是痛的最高境界,痛的发不出声。


如果是能号呼出口的痛,那还不是最痛。
如果是能涕泪横流的悲,那也不是最悲。
一无所有,如同面前这一片茫茫大雪,一切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真干净。
名为寂寥,实则大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