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谷幸也【听闻阁】奉天城韵之关关雎鸠,爱新觉罗家族的蒙古情缘!-居游

水谷幸也

版权所有:沈阳市旅游委员会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转载使用
—盛京沧桑三百年—
明万历四十年(1612),努尔哈赤“闻蒙古国科尔沁贝勒明安之女甚贤,遣使往聘,明安许焉。送女至,上具车服以迎筵宴如礼”,这应该是史载满蒙之间最初的通婚活动。
据史料统计,从明朝末年建州女真建立后金之前,到清末宣统年间,满蒙之间嫁娶多达595次,其中皇室下嫁蒙古各部王公的公主、格格为432人,皇室娶蒙古王公之女为163人。满蒙联姻持续三个世纪,已成为一项“国策”,对维护清朝统治,巩固边疆意义重大。
在清初满蒙通婚的历史中,最具盛名的家族便是科尔沁部,几乎看过《孝庄秘史》的人都知道来自科尔沁草原的大玉儿的非凡人生。这位辅佐两代帝王,在后宫立足三朝的蒙古族女人,让人们见识到满蒙联姻为清王朝的发展所立下的功绩。
科尔沁部在今内蒙古自治区的东部,清朝,该部属哲里木盟。该部与清廷联姻最频繁、人数最多的是科尔沁左翼中旗、左翼后旗,入关前后,清皇室共有八位公主(包括皇室抚养宗王之女所封的公主)出嫁这两旗。当时科尔沁部属于以林丹汗为首的蒙古察哈尔部,与建州女真接壤且风俗文化相近,有过贸易往来,也曾参加以叶赫为首的“九部联军”攻伐过建州,失败后与建州女真开始通好。
努尔哈赤在与明朝的战争中,已经想到,若想攻进关内,战胜明朝,首先要与蒙古各部达成统一战线,与科尔沁部联盟,以分化蒙古察哈尔的势力,成为联系蒙古的第一步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在迎娶科尔沁明安女之后,努尔哈赤继续推动满蒙通婚,而形成了第一次与蒙古诸部联姻的高潮。
努尔哈赤不仅自己迎娶了多位蒙古新娘,也让自己的儿子、兄弟、侄子,乃至重要的将帅迎娶蒙古姑娘为妻。同时也将贵族格格纷纷嫁往蒙古。
史料记载,万历四十二年(1614)这一年之中,努尔哈赤的二子巴图鲁贝勒、五子莽古尔泰、四子皇太极、十子德格类分别迎娶蒙古各部格格为妻。次年春,努尔哈赤自己又纳科尔沁贝勒孔果尔之女为妃。紧接着,努尔哈赤将其第三、第八女,弟舒尔哈齐第四女分别下嫁蒙古。
满蒙联姻为努尔哈赤带来了比战争更大的利益,这也是他钟情于此的重要因素。七年后,恩格德尔正式归附,被编入满洲八旗。天命十年(1625),努尔哈赤第八女嫁给来投的喀尔喀部博尔济吉特氏台吉固尔布什。之后又陆续纳五名蒙古额驸于麾下,皆编入八旗。

◆清宁宫,是清太宗皇太极和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居住的“中宫”,是整个后宫中地位最高者。这座宫殿从始至终只居住过一位皇后,这第一位来自蒙古的皇后,开启了蒙古族后妃在清代宫廷的辉煌之旅。
放眼皇太极的后宫,蒙古妃子的比重甚至超过了满族妃子。九位后妃中,有六位是蒙古后妃,而且所立五宫全是蒙古女子,这其中最让人们熟知的便是来自科尔沁的姑侄三人。万历四十二年(1614),蒙古科尔沁贝勒莽古思将女儿博尔济吉特·哲哲嫁给皇太极。后册封为中宫皇后,天命十年(1625),哲哲的侄女嫁给皇太极,即后来大名鼎鼎的庄妃。后金天聪八年(1634),庄妃的姐姐海兰珠又嫁给皇太极,即宸妃。海兰珠深受皇太极宠爱,其所局之宫被封为关雎宫。皇太极不仅感受到与蒙古联姻带来的巨大政治利益,也体会到蒙古妃子的聪明才智和温婉多情。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皇后的端庄,宸妃的多情,庄妃的聪颖,三位蒙古王妃,让后宫充满了传奇色彩。至今关雎宫仍在沈阳故宫深处默默的讲述着,皇太极这位多情帝王与他的蒙古爱妃的传奇故事。

领导说了!
只要点亮100000+
就给小编放假,回家相亲!